荒唐的“私家婚姻”(小说)
安徽 /吴子新
大千世界,竟有为了自己新欢,不顾妻子意愿,将结发之妻转嫁哥哥的荒唐之事。这明显违背了国家婚姻法的基本原则,确实令人唾弃!58岁的翟云福,曾经当过农村生产队长,虽没有文化,但有一张什么话都讲得出来的嘴。4岁那年,翟云福父母先后离开人世,后来,一直与长自己8岁的哥哥相依生活。俗话说,长哥为长父。哥哥对弟弟的关怀从来就是无微不至。由于那些年家境贫困,哥哥一直未能找到对象,至今没有结婚成家。1988年10月,翟云福在哥哥的操办下与邻村姑娘姚玉芳喜结莲理。几年后,两女一男三个孩子相继出生。再后来,由于种植承包田和发展家庭经济,翟云福家庭日益富裕起来。可是,家中则演出了一系列的“私家婚姻”——
接受第三者
四年前,翟云福22岁的儿子翟小飞到了订亲的年龄。于是,通过介绍人产针引线,花去了4.4万元,将翟小飞与相隔十里之外邻乡钱翠荣二女儿订了亲。不久,钱翠荣丈夫患上大病,命赴黄泉,继而,钱户家庭陷入困境。作为亲家公,翟云福责无旁贷,隔三歇五前往钱户,一则送点钱,为钱户解困,二则帮助钱户安排生产差口,做些主要农活。开始的周年半载,翟云福早去晚回。后来,经常在钱户过夜。日久天长,翟云福与钱翠荣之间真有了像左邻右舍传言的那回事。翟云福心想:自己与钱翠荣反正都是过来的人了,她钱翠荣自己愿意,我能不接受?在翟云福心里,自已得到了钱翠荣,不久的将来,儿子又能娶回钱翠荣女儿。况且钱翠荣比自己老婆年轻,何乐而不为?
姐妹易嫁
2018年春,翟小飞与钱翠荣二女儿一道外出打工。俩人共同生活一年多以后,由于性格差异,女方提出与翟小飞退亲(分手)。翟小飞拗不过女方,答应道:分手可以,但必须退还定亲时购买金项链、金戒指和金耳环等用去的4.4万元。得知二女儿与翟小飞退亲消息,钱翠荣急得没有办法。她的“急”,不是因为二女儿退亲而“急”,而是“急”着哪来一次付出当初定亲翟家用去的4.4万元;而是“急”着退亲后,自己家庭失去翟云福,大忙季节,没有劳动力,如何是好?就在钱翠荣急得无所适从之时,钱翠荣大女儿被男方退亲的事又传入家中。其大女儿性格不同于二女儿,长得比二女儿漂亮,是十分听钱翠荣话的孩子。于是,钱翠荣与翟云福商议:二女儿不同意翟小飞,大女儿一定会同意的,这门亲事不能吹,一定得结起来。钱翠荣与翟云福一拍即合,可谓一棋走活三盘。自己满意,翟云福满意,翟小飞和大女儿更满意。当年春天,翟小飞与钱翠荣大女儿真的比翼双飞,同往外地打工,过着同居生活。2018年元月,钱翠荣大女儿因有了身孕,回到了翟家,成了翟云福名符其实的儿媳。当年12月,生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男孩。翟云福抱上了孙子,“一家人”沉静在无比的欢乐之中。
老公被“抢”
钱翠荣与翟云福同居之事,一开始只是街头巷尾的闲言相传。渐渐地,屡传不鲜。村邻听惯了,感到不足为奇。钱翠荣全户有10多亩承包地,确实缺少劳动力。看着翟云福日出夜没地为自己尽力劳动和处理料理家务,钱翠荣对翟云福更是“爱”不释手。村上人背地里称翟云福是钱翠荣的老伴。其实,钱翠荣在不明真相的亲邻面前早已承认,并多次指着翟云福介绍:他(翟云福)是我的老头子。有时,翟云福回家过上几天,钱翠荣很快便找上门,以自己家发生什么什么事,什么急事为由,将翟云福找回。四年来,翟云福支付钱翠荣的经济开支出以及自己劳动工折款,累计达8万多元。自从大女儿在翟云福家中生了孩子后,钱翠荣以服侍女儿做月子为由,到翟户一住就是多日,并与翟云福公开同居。面对翟云福之妻姚玉芳的冷漠和白脸,钱翠荣甚至扯破脸皮,说:翟云福已是我的老头子,不再是你的老头子了!在钱翠荣的心里,这些年接受翟云福经济上的无私支援,是一笔永远还不清的人情债。不过,她也明白,翟云福对自己的经济支援是不需要偿还的,因为她已将自己无偿给予了翟云福。乐意之余,钱翠荣很高兴,很满足,因为赢了钱财,也赢了翟云福这个“老公”。
逼妻转嫁
姚玉芳年轻翟云福两岁,温厚善良,少言寡语,与翟云福结婚后,生育两女一男。两个女儿早已出嫁,姚玉芳一心一意想着为儿子翟小飞娶亲成家。翟云福开始为钱翠荣操劳家事那年,姚玉芳出于关切之情,觉得钱翠荣丈夫去世,家中没有男劳力,实在困难,丈夫去帮忙是应该的。后来听说儿子与钱翠荣二女儿的亲事吹了,又听说钱翠荣大女儿有可能与儿子合得上,于是只好听翟云福的话,等待儿子早日成家,添孙子。翟云福在钱户呆时间长了,有关与钱翠荣同居的事传到姚玉芳耳朵里,姚玉芳虽然信以为真,但不敢直接在翟云福面前言语。去年秋天,姚玉芳说一个人睡觉,夜晚十分害怕,心想翟云福回到自己身边。哪知,翟云福抓住姚玉芳独自一人睡觉害怕的心理,将其睡觉的床搬到大哥房内,强行姚玉芳与大哥为伴。胆怯的姚玉芳为了顾及儿子婚事,只得尊照夫安排,不得不与大哥同住一房。
有一天,姚玉芳对翟云福说:和大哥住一间房不方便,假如大哥对自己有那种行为,怎么办?翟云福一听,亮着嗓子把话挑明:“他是我大哥,他帮我娶亲成家;他那些年挣了那么多钱,不都是给我们娶儿媳、添孙子用了吗?现在,你就得陪大哥!做大哥的老婆!翟云福真是混蛋!竟然将自己结发妻子转嫁给哥哥。翟云福应该将钱翠荣介绍给哥哥,从中促成领证结婚呀。然而,翟云福没这么想。他的主观意识是,自己的所为,是“私家婚姻”,纯属家庭“内部”之事。一年多来,姚玉芳每晚只得和不愿意与其同床的大哥在一起,不得已接受大哥的……有时,姚玉芳想选择自尽的方法结束生命。如今,儿媳进了门,孙子出了世,姚玉芳觉得自己该忍耐的已经忍耐了,该忍受的也已忍受了。她想到自己忍辱负重,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丈夫等人的侵害,最终鼓足勇气,找到司法部门,说出心里话,道出了“私家婚姻”的真谛。春节后,在妇联和司法人员的教育制止下,姚玉芳追回了自己失去的尊严。(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律师点评:《荒唐的“私家婚姻”》故事涉及的法律问题主要是:农村一些已婚成人因不懂法律,不能遵守法律,更谈不上履行法律义务,甚至把婚姻和生育的事看成是“私家事”,没有认识到未领证结婚是非法同居,未领证生育是非法生育,将要承担的后果。另一方面凸现农村普法存在盲区,要加大对国家婚姻法的宣传。家庭婚姻岂能随意转让?家庭婚姻关系岂能随意改变?文中当事人翟云福将妻子姚玉芳转让给哥哥,不仅乱了家庭伦理道德,而且违背了婚姻法律。
作家简介:
吴子新,网名:夏秋谷未黄,男,汉族,1953年9月出生,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当过省报记者。1982年起先后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农民日报、中国社会报、安徽日报、《恋爱婚姻家庭》、《家庭》等报刊杂志发表新闻、散文、诗歌等12200余篇(首),获过全国征文一等奖和多次名次奖,出版《乡村看台》、《古往今来看同大》、《乡韵自吟》等个人专著。
往期作品欣赏
作家吴子新原创作品文集
2020《宁古塔作家》年度文学奖,
全国大奖赛征稿启事
为繁荣文学创作,培养更多的文学新人,讴歌新时代精神风貌,本次大赛主题不限,风格不限。参赛作品内容要求阳光向上,具有正能量,即日起面向全国征稿。
一、 主办单位:宁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二、承办单位:宁安市作家协会、宁古塔作家网、宁古塔作家
1、组诗不超过5首,总行数不超过200行;散文诗不超过1000字。每人限投一次。古体诗词,5首不超过100行。散文、随感、小说七千字内。小小说1——3篇。
诵读参赛作品:音频1——3篇或首。
摄影作品5幅,手机拍摄或相机拍摄都可以。
本次参赛题目自拟。
2、文责自负。要求参赛稿件为未在纸质媒体上或网络平台发表的原创作品,非原创和抄袭稿件,一经发现或举报属实,取消其参赛资格。
3、此次来稿由《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编辑部负责收集整理,所有稿件需注明作者真实姓名、单位、性别、年龄、地址、邮编、电话号码、微信号。参赛者请添加金波总编的微信便于联系。13945316144(白狐金波)
4、在2020年《宁古塔作家网》和《宁古塔作家》发过的稿子,都可以作为2020《宁古塔作家网》年度文学奖参赛稿。参赛者请联系总编金波重新编辑刊发。
5、凡参赛作品的使用权归《宁古塔作家网》《宁古塔作家》,请自行保留底稿,未入选作品恕不回复。
三、评奖方式:
每位入选作者的作品评奖以专家评审加网络微信阅读点击量和赞赏综合评分,每篇入选作品阅读点击量不低于500人,赞赏超过20人才有最终参与入围评奖的资格。阅读点击量不够,可以用:点在看送两个阅读点击量,赞赏50元送200个阅读点击量。最终以综合方式评选而定。本次活动无稿费。所得赞赏及友情赞助费用,全部用于本次大奖赛活动。
四、投稿方式:
本次大赛只收电子稿件,请在来稿注明“2020《宁古塔作家》年度文学奖”大赛字样,大赛专用邮箱:jinbo1974@163.com或直接发往总编金波微信(13945316144)
五、征稿时间:
2020年5月26日至2020年10月30日(以发送邮件时间为准)。
六、稿件评选及奖项
1、专家评审委员会将评选出一、二、三等奖及优秀奖。具体为网络人气阅读量+赞赏+赞赏总额:
一等奖5名(获奖证书)
二等奖7(获奖证书)
三等奖11(获奖证书)
优秀奖30名(获奖证书)
2、获奖名单将在相关网站和《宁古塔作家网》和《宁古塔作家》进行公示,公示结束后,产生最终获奖结果。
3、所有获奖者均颁获奖证书。
七、其他事宜:
1、欢迎赞助商友情赞助,同时也欢迎作家、诗人、以及摄影家们的个人赞助形式。本次活动所得赞赏及友情赞助费用,全部用于本次大奖赛活动。
2、本次大赛最终解释权为,宁安市作家协会、宁古塔作家、宁古塔作家网,2020《宁古塔作家》年度文学奖大赛组委会。
2020年5月26日
2020《宁古塔作家》年度文学奖大赛组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