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言


2月2日美国非农就业报告公布后,美国市场经历了一波动荡调整,带动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与曝光度较高的股市震荡相比,其实美国债市一直处于调整之中,更应值得关注和绸缪应对。


此次调整期间,美国国债收益率加速上升,收益率曲线明显变陡。其中,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创2014年以来最高,差不多稳定升至2.85%以上,相对年初上升40BP以上,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同时上升。这一变化的背景是:实体经济方面,美国经济已经趋于潜在增长率,通胀率回升,而特朗普减税增支火上浇油,市场预期短期内微幅拉动增长率上升,但同时通胀率中枢抬升;宏观政策方面,美联储缩减QE和稳步加息成为市场共识,特朗普赤字的债务效应和通胀效应将可能更快地被货币政策对冲。


这一变化的潜在影响不可低估。


首先是资本流动方面。美债升息会吸引跨境资本调整配置,同时,由此带来全球市场波动性上升,会吸引避险资金回流。通过这两个主要作用渠道,可能会加剧资本从新兴市场向美债市场回流。我国资本流动的总体形势是好的,但面临的主要脆弱性在于:短期外债比例较高;受国内政策限制的房企海外融资较多;外储虽连续增加,但海外净资产增加缓慢。


在金融市场方面,这种影响表现为股市波动性增大,且全球市场相关性增强。对国内债市利率近期影响不大,主要原因在于:一是2017年经济增长率超预期,2018年预期将适度回调;二是国内债市调整先于发达经济体,2017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近87BP,而同期美债收益率整体持平;三是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变化带来的流动性收缩效应先于全球。今年在美国加息预期升温的同时,中国货币政策没有进一步紧缩的迹象,有助于债券市场的稳定。但美债利率持续攀升仍有一定的牵引作用。在国内去杠杆调整中,对流动性政策调节的依赖性相对较大。


如何应对?要坚持宏观审慎的政策取向。在国内金融体系存在明显弱点的情况下,宜“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高筑墙”即坚持跨境资本流动审慎管理,不因人民币的阶段性升值放松警惕;鼓励实需的对外直接投资,对推进对外证券投资更慎重一些。“广积粮”,即以增加海外净资产为目标,替代名义化的外储增加目标;着眼化解金融体系风险,提高各类金融机构的资本充足性。“缓称王”即对人民币国际化不急于求成,扎扎实实把机制建好,减少外部阻力。在此过程中,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强化稳健中性的流动性预期;加强货币市场利率调控;适度扩大国库现金管理操作;加强货币政策和审慎政策协调配合,不赋予单项货币政策过多的金融稳定职能。


责任编辑:宗军 刘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