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8 期

邹德萍,江苏射阳人,笔名邹文、田萍、苏北、林海仁等,江苏省盐城市作协会员,长期从事广播电视宣传工作,坚持业余写作,先后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市场报》、《农民日报》、《中华魂》、《炎黄春秋》、《世纪风采》、《情系中华》、《新华日报》、《广州日报》、《吉林日报》、《广西日报》、《今晚报》等全国主流及省市报纸杂志发表新闻、散文、杂文、小小说、透视等各类作品百万多字,获得省市新闻奖50多项,其他奖项30多次。

合德的小轮船(散文)
文/邹德萍(江苏射阳)
在交通工具还不发达的年代,沿海地区的人们除了“11号”两条腿跑路外,就要数坐小轮船了。射阳很早也有小轮船的,作为水上交通工具,解决了那个时代人们出行难。
近日,我再次路过记忆中的合德轮船站旧址,找寻当年的一些印象。站在亲水台边,抚摸护栏,柳树枝条摇曳,小洋河水荡漾,忽地一阵急风吹过,没有褪尽的柳树叶片,翻飞着飘落水中,有的在水面上飘悠悠打着转儿,小小细浪便打湿了一叶悠梦。这里是当年的轮船码头吗?我问。
乘坐小轮船我只有一次,印象却是特别深刻,至今也不知为什么。那是我11岁那年,我的大伯母因肚子里长个瘤子,在县院治疗一段时间,稳定后需要做手术,因为瘤子特大,像个足月的孕妇,大队、生产队都去人并签了字,术前大伯母想我去,希望在进手术室前看看我,当生产队长把话带到家里时,我奶奶听了浑身直哆嗦,旱烟袋点了几次没点着火,当场泪纷纷,我就抱着奶奶膀子陪哭,奶奶走到哪我跟到哪,奶奶摸摸大伯母做的新棉鞋、布鞋,看看大伯母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然后,用个布包装了让我去时带着。

父亲带着我去医院看望大伯母的,第二天手术很顺利,切除了20多斤的良性瘤子,4天后我和父亲坐小轮船回家。在窗口买了票,我们就坐在那里等,周边有几个小吃店和饼摊等,中午吃的阳春面,那个面汤特别好喝。开始检票时,卖花生、瓜子、葵花籽、薄荷糖、香烟的,有人捧着油亮亮的柳匾,站在码头人行道两边吆喝着,“滚热大麻团,吃过就开船。”上船后,坐在木櫈上,"呜——呜呜…”汽笛声中,船离码头,沿河一路向西,逆流行船速度不快,船舱里有股柴油烟味,我趴在窗口,空气新鲜,看着向后移动的岸边、房屋、树木,开了个把小时,才到陈洋一个码头上下客,又开了一会,轮船从海河一条大河才向北行驶,不知是船快还是河小,河水吸动流,船过处河两边先是水上涨,船后卷起滚滩浪,鸭子来不及爬上岸的都被抛上抛下,在水中翻滚着,有时也看见鱼儿惊慌逃窜,那个场景真的太精彩了。向北行驶不久,有人开始晕船呕吐,有人上船后打盹一直未醒,只有我兴致十足的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穿过射阳河时,我才发觉刚经过的是小河,眼前这条河太大了,我倒失去兴致,甚至不大敢看河面了。因为没有了岸边好象心里发虚,我这才老实地坐回櫈子上。不一会儿,小喇叭里说:马上到鲍墩码头了,请大家准备好,携带随身物品上岸。船舱一阵忙乱后,依依不舍离开小轮船,可惜那时没有手机拍照。鲍墩小街离家还有12里,沿着干渠堆向北走。太阳落山前的余辉洒向河面,父子俩又乘队里木船过的八丈河,划破水面波光粼粼,金波滚动铺向远方。
合德的小轮船,我记忆中的船,几十年过去,始终无法忘怀,因为那是与特殊事件交织的生命之船,希望之船。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原作者,我们只提供分享和交流不作商业用途,如若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陈家声(阳光灿烂),江苏泗洪人,为中国酒业协会酒文化委员会副秘书长、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80年代末学习诗歌创作,出版有诗集《爱的旋流》、散文集《杯中日月》、文集《宿迁酒歌》。
顾问:凌峰
编委:杨增勤徐永群江仁彬谷将王甫海邱玲娜
总编:严伍
主编:许尚明
投稿须知
本刊是综合性文学读物,常年面向文字爱好者征稿。
1、作品须授权独家原创,拒绝一稿多投。
2、投稿文字:诗词、幽默笑话等不少于400字;微小说、散文2000字内;评论杂谈1500字左右;特优秀的作品可适当放宽。
3、来稿附百字作者简介和作者生活照,与作品一起发表。
4、文稿须认真校对,段落清晰,无错别字。
5、稿费按当次作品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发放 ,无赞赏无稿酬,10元以下则免发,从平台发帖15日后以微信红包形式发放。
6、稿件投稿后十日内,没有刊发或者没有回复的,作者可另投其他平台。
7、为了方便赞赏发放 请加主编微信15305115699
8、已刊发作品除了赞赏的稿酬之外,按照浏览量发放鼓励奖金,500浏览量以上奖励5元,1000浏览量奖励10元,1500浏览量奖励15元,以后依次类推,100元封顶。
9、本平台概不负责版权纠纷;作者文责自负。
10、投稿邮箱1114250342@qq.com
沿海文学微刊
2019年10月28日

点击二维码,阅读更多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