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琳娜:老家记忆(散文)

第 402 期

邱玲娜,大学本科毕业,江苏省委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供职于江苏省新洋农场有限公司办公室。酷爱读书和写作,日写一篇新闻、周写一篇散文、月读一本好书,在各级报刊和网站发表新闻、文学作品千余余篇,多次获表彰奖励,论文入选中央直属机关《中直党建》论文集《永远在路上》。

老家记忆(散文)
文/邱琳娜(江苏)
一个月前,爷爷奶奶回南通照顾我重病的二姑奶,至今没有回来,这两日电话告知,二姑奶已经吃不下,大限许在几日。
一股浓浓的哀痛涌上心头。我对母亲说,倘若姑奶奶没了,我们与老家的联系又断了一节,只有近九十岁的大姑奶一人了。母亲安慰我:“你的老家就在这,那是你爷爷的老家。”
我心知她说的也不错,但何为老家?祖籍是老家,出生地是老家,长期居住后又离开的地方亦能称为老家。许是认祖归宗的本能,在我心里,老家或许不局限于一个地方,但成人的概念里,无论隔了几代,列祖列宗的发祥地肯定是老家。
我的祖籍在南通海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全国许多地方闹饥荒,温饱难以解决,为了生存,太爷爷举家迁到了盐城射阳,当时两个姑奶奶已经出嫁,没有过来。再后来,二姑奶无法生育,爷爷不忍心他二姐孤独终老,便狠了狠心,将最小的儿子、我的三叔过继给了她,也因此我们与老家的联系更密了一层。小时候,奶奶总给我们讲老家的故事,并不厌其烦地教我们南通话,告诫我们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忘本。
于是这个我至今涉足不到十次的地方在我的脑海里烙下了深刻印记,每每遇到来自这里的人,总有股莫名想要亲切的情愫。上一次回去还是两年前,父亲带我去了爷爷小时候居住的地方,那里整个村子人都跟我们一个姓。我们的老家已经夷为平地,仅留下几片砖瓦。我看着父亲捡起一片瓦,庆幸地说好在回来得早,或许再晚几年连片瓦也没有了,再想找家就难了。于是我们爷俩望着那一片空地,莫名地惆怅。
柯灵先生在《乡土情结》中说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得意时想到它,失意时想到它。逢年过节,触景生情,随时随地想到它。海天茫茫,风尘碌碌,酒阑灯灺人散后,良辰美景奈何天,洛阳秋风,巴山夜雨,都会情不自禁地惦念它。”我们中国人骨子里都念旧,无论走到哪里,时时刻刻都情系桑梓,到老便想着落叶归根,哪怕故乡不再,也总想着要回去看看,仿佛站上那片土地,便有了根魂。
太爷爷临终时没有回家,许是记挂着最爱的小儿子,他让爷爷把他埋在这里,庇佑着我们。每年中元、清明,爷爷都要去坟上祭拜,我只小时候央求着跟着去过一次,后来他们说女孩不能去坟地,我便再也没去过。今年为了顾着活着的人,爷爷没能回来。我突然很想去看一看太爷爷,我是这一脉中的长女,小辈中只有我见过太爷爷,所以尽管早已记不清他的模样,但小时候在他膝头嬉戏的场景如在昨日,我仿佛还能感受他慈爱地摸着我的头的温暖,倘若他还在世,真想好好拥抱他。
老家是生命的起源,是生命中不可割舍的牵绊,多少次梦里再回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我不信鬼神,但此时此刻,真希望叶落未能归根的太爷爷在天之灵庇佑留在老家的两位姑奶奶,让我们这些离家的子孙们还能多一点时光瞻仰、怀念、记住老家。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原作者,我们只提供分享和交流不作商业用途,如若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陈家声(阳光灿烂),江苏泗洪人,为中国酒业协会酒文化委员会副秘书长、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80年代末学习诗歌创作,出版有诗集《爱的旋流》、散文集《杯中日月》、文集《宿迁酒歌》。
顾问:凌峰
编委:杨增勤徐永群江仁彬谷将王甫海邱玲娜
总编:严伍
主编:许尚明
投稿须知
本刊是综合性文学读物,常年面向文字爱好者征稿。
1、作品须授权独家原创,拒绝一稿多投。
2、投稿文字:诗词、幽默笑话等不少于400字;微小说、散文2000字内;评论杂谈1500字左右;特优秀的作品可适当放宽。
3、来稿附百字作者简介和作者生活照,与作品一起发表。
4、文稿须认真校对,段落清晰,无错别字。
5、稿费按当次作品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发放 ,无赞赏无稿酬,10元以下则免发,从平台发帖15日后以微信红包形式发放。
6、稿件投稿后十日内,没有刊发或者没有回复的,作者可另投其他平台。
7、为了方便赞赏发放 请加主编微信15305115699
8、已刊发作品除了赞赏的稿酬之外,按照浏览量发放鼓励奖金,500浏览量以上奖励5元,1000浏览量奖励10元,1500浏览量奖励15元,以后依次类推,100元封顶。
9、本平台概不负责版权纠纷;作者文责自负。
10、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沿海文学微刊
2019年10月28日

点击二维码,阅读更多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