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租界月薪八千生活指南

插画:佚名

在上海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住在法租界的人,另一种是住不上法租界的人。
在法租界逛菜市场穿件白T人字拖就出门了,在古北大宁金桥福尼亚这样的地方是断断不可的,即便月薪八千也是要一身阿马尼、驴和古池才敢去买菜的。
这群整天在写字楼格子间里摸爬滚打靠着明争暗斗才能上位的中产们是最讲究仪式感的,他们就算买把葱也要去OleCityShop盒马鲜生这样的高级超市,但是法租界的人是不需要这些外在的东西来掩饰自己内心的贫乏的,他们住在法租界本身就已经是身份地位和财富的明证了。
他们穿着人字拖走进了弄堂里走路都要踮起脚尖生怕被污水溅到的菜市场。“老板,这葱多少钱一把。”“不要钱。买菜就送。”

到了健身房,发现没法健身,因为8点还没到,8点不到就不能用那张1500块40个月的非高峰时段健身卡。
5点到8点是上海的高峰,地铁里马路上商场餐馆到处都是人。对于辛苦了一天被甲方骂得狗血喷头还要陪笑脸的陆家嘴五角场漕河泾的金融科技广告新贵们来说,到了健身房门口却被拒之门外不啻为当头一棒,疲惫生活中残存的唯一一点强身健体的梦想在一张非高峰时段的健身卡面前被击得粉碎。
但是住在法租界的人就没有这个烦恼了,他们每天睡到自然醒,到岳阳路或者新华路的咖啡馆里点一杯埃塞俄比亚的冰滴,沐浴在斑斑驳驳的婆娑梧桐影中发呆个两个小时。
永康路
四点阳光不太烈的时候,骑个摩拜(对,必须是摩拜,ofo那是穷学生和文艺青年的专利,拥有黑科技加持的摩拜才是身份和品质的象征)去新天地的wills或者锦江的physical,五点前到那是妥妥的。毕竟住在法租界的人是不需要工作的。

小时代的暴发户,乘风破浪的小镇青年,蜗居的屌丝,很多上海人都能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不管是靠炒房成为城市主人翁的温州富二代、还是曾经徐汇的主人但因为拆迁分到普陀萨斯州四套房的上海啃老族、抑或是鲤鱼跳龙门在宝山买了套经济适用房还要还贷20年的苏北凤凰男,每个人群皆可感同身受,唯有法租界人是个例外。
定西路抽烟的男子
因为他们是这个城市最后的贵族,他们不喜欢偏安一隅,他们觉得那样要么太接地气要么太不接底气,与纸醉金迷和人间烟火相比,他们更喜欢流浪的滋味,只有这样才叫随遇而安。
于是,他们今年还徜徉在岳阳路上宽敞的老洋房明年就搬到了寸土寸钻石的静安别墅,一年一个活法,一年一种人生,都不带重样的。其实,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他们住在法租界唯一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买不起房。

“除了物质以外,什么才能让人获得幸福?”当你们天天还在想着怎么住上汤臣一品吃上外滩三号的时候,法租界人已经进入了第四消费时代。
你们买买买,法租界人断舍离;你们吃肉,法租界人喝粥;你们看咪蒙,法租界人看六神;你们打滴滴,法租界人坐地铁;你们穿3800一双的椰子,法租界人穿38一双的飞跃;你们去曼谷按摩,法租界人去尼泊尔闭关;你们说要活在当下,法租界人笃信还有来生。
昭化路打手机的男子
这些并不是法租界人刻意为之,也并非其与身俱来的品质,最主要是因为他们没钱。

为五斗米折腰,这是大多数来沪务工人员的生存状态。就算在环球金茂恒隆这样的五星级写字楼里西装革履地上班,到了饭点还不是照样要去全家排半个小时的队买一份18.8一份的蚝油牛肉西红柿炒鸡蛋双份饭外送一瓶康师傅冰红茶然后站着蹲着倚着狼吞虎咽地在10分钟内吃完赶回去赶PPT。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很多大事,诸如房价上涨米勒归来吴亦凡对选手说你会freestyle吗?他们就连把这些当成茶余饭后谈资的时间可能都没有。
武夷路装扮米奇的女子
他们每天像个陀螺一样,上班下班加班,998是新常态,多余的一天是说连做梦都在想着工作的事儿。他们不敢迟到不敢早退不敢请假,无数的211985常青藤在背后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岗位,这个城市不缺人才,一个砖头砸下来有四个大学生,其中三个是博士。
一天不工作可以,但这意味着至少二十分之一的工资就没了,就算干得再不开心,他们也会忍气吞声俯首称臣,在没有拿到下一个offer之前,这帮看似月薪破万但扣完五险一金交完房租基本刚够填饱肚子的月光族是断不会轻易辞职的。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当他们觉得孤独彷徨无助得喘不起来气来的时候,这句座右铭就会在他们脑门上空盘旋,像是一剂及时的镇定剂可以迅速让他们安定下来。
新华路上骑车的女子
法租界人则全然不同,他们是为了理想而生的,德国一个下水道工人每天不看一本小说都无法入眠,这句座右铭才是他们的安眠药,所以即便他们在小餐馆里做个侍应生在酒店里做个前台在便利店做个收银员,他们每天也要挤出一个小时的时候看会东野圭吾打会王者荣耀。
他们把尊严看得比生命更重要,老板今天骂他两句,明天就可能拍桌子走人,毕竟在法租界的饭店酒店多如牛毛,凭借一份大专文凭找份工作应该不在话下。

法租界是没有围墙的,但是任何一个进到法租界的人都会感觉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幸福里
这里没有大声喧哗没有插队咖啡馆里听不到平台生态这样的大词马路上也不见两个上海人吵架吵了两个小时还不出手。
法租界住着各种血统的人,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但是从他们身上却能嗅出差不多一致的气味:教养。
对不起,不好意思,方便吗,这是他们觉得叨扰到别人时经常挂在嘴边的词儿,要是出了法租界他们再蹦出这些词儿别人可能会觉得他是神经病。
对于习惯了粗鄙习惯了一言不合就瞪上两眼然后默默念叨两句SB扬长而去的人来说,突然听到这类文明的词儿的确会有一种穿越之感:我是活在这个时代吗?
很多人觉得法租界人有教养跟他们富有有关,但是法租界人自己却不这么看,指引他们良心发现的是这么一句话:穷则兼济天下,富则独善其身。
PS:文中黑白照片均来自Instagram上的博主lipoeshaw,特此鸣谢。
—————————————————-
iSO用户请在备注中留下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