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跟摆地摊的吵了起来,不需要飙什么脏话,只需要一句,不就是个摆地摊的吗?就够了,就足以让对话哑口无言或者气得直跺脚。

就连白姓主持人都建议把摆地摊改成室外经营,可见地摊这个词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脏乱差就是低人一等的代名词。

它和保安保姆环卫工人残障人士一样都是不受人待见的。可是一样都是工作,为什么开饭店的就比摆地摊的高上大呢?

我在上海生活过,又是个苏北人,即便到现在江北人这三个字在上海依然是低等人的代名词。偶尔看到上海人和外地人起了冲突,还会听到这三个字或者叫乡下人。

但凡遇到这种一般人就会怼回去,上海人了不起啊,往上翻三代,你们祖上都是乡下的。

是的,乡下人农村人也是低端的代名词。好不容易混成了城里人,发现城里人又分成个三六九等,就算都是静安的,也要分是新静安的还是老静安的。

这种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所带来的快感是不言而喻的,很多人其实终其一身都是为了这个快感而奋斗。

可是回头想想,乡下人怎么就不受人待见了呢?呃,是因为他们脏,他们为什么脏呢?呃,是没钱买衣服,他们为什么没钱买衣服呢?呃,是种庄稼不挣钱,他们为什么种庄稼不挣钱呢?呃,是粮食都是限价的。粮食为什么会限价呢?那是因为它是生活必需品,价格不能太高,太高的话城里人买不起。

到头来发现你鄙视的人碾压的人其实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没有保姆哪来你家的岁月静好,没有保安哪来你家的安稳,没有乡下人哪来你家的米饭,没有地摊哪来你家的人间烟火?

但是人一旦富了是很容易忘本的。我听很多朋友说过,在上海往往最瞧不起外地人的不是本地人,反而可能是那些新上海人。所以歧视摆地摊的很可能是那些祖上就是摆地摊的后来阴差阳错进了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