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6 期

王洪武江苏盐城人,1942年生。曾长期在乡镇和县级机关做秘书工作。至今笔耕不辍。写有大量新闻报道、杂文评论、散文随笔,出版《九大于十吗》、《喷发激情》等多部散文杂文选集。获奖作品百余篇,并有作品收入大专语文教科书、中学生读本。好多文章在社会上广为传颂。现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书画研究会会员、市杂文学会、新闻工作者协会会员。

愧对母亲(散文)
文/王洪武(盐城)
清明之际,回想起母亲给予的点点滴滴,有一份亏欠是我永久的痛。
那还是我在乡镇工作时,母亲连连犯病,我将她从老家村里接来,经过治疗,腿上的浮肿消了,但胃还在疼。就在这时,乡里决定派人去大庆慰问建筑工人。说实话,这是一个“美差”,既风光,没担子,又能周游“北国”,玩耍一番。也许是领导上对我这个秘书从未出过远门的同情,书记亲自点名:“老王如家里走得开,也去一趟吧!”
面对这“特大喜事”,在别人当即会一个哈哈两个笑,而我想到家中老母,竟木然不知所措。有人插话:“秘书母亲有病,恐怕——”

是的,母亲每天都得吃药打针。又八十有六,病情随时会发生变化,妻一人在家毕竟放心不下。可当我想到事前建筑站长曾说过的“此次去大庆,回来将顺拢沈阳、哈尔滨、长春、北京尽兴玩一下”的诱人计划,便像到手的“宝贝”恐被别人抢去一样,赶紧抢答:“没问题,去!……”回家我佯装这次出差是“组织决定”,“工作需要”,母亲听了一口支持:“是公事,当然不能为我耽搁!”
母亲说什么要回到乡下老大那里去。她说:“你走后,你媳妇上班也忙,我回去,你哥嫂全在家,带些药,一样治。你在外也好放心些。”
是出于照顾母亲的需要,还是为了自己“卸担子”,我果真送走老母,踏上了“神驰心往”的行程。
半月后,当我回到乡里,一下汽车就有人告诉我,你母亲在你出发后第七天即与世长辞了。
“天哪,这是意想不到的结果,还是意料中的后果!”我怀着惊恐羞涩之心,飞一般地扑向老家:迟了,大大地迟了,在那熟悉不过的生我养我的老屋里,只见母亲灵位上的记载已过了“头七”,我再也看不到慈爱的老母了。

我捶胸蹬足,懊悔万分:我为什么要在这期间外出昵?听哥嫂说,母亲像台老机器,到最后内脏恐怕全坏了。两个姐姐都回来了,就差我一个。老人弥留之际曾喊过几声我的名字,但在清醒时却总不让打电话要我回来,怕耽误我的公事。
回想那天母亲犟着要回家,说不定她己晓得自己病重,尽管她知道在我那里,靠近医院,能多活几天,但她还是宽慰我说:“人老总归要死,你们也不要白花费了,我死就死到老家去,你这里,公房小、没大锅大灶,不方便!”
母亲,最最伟大的母亲,你尽将思念,病痛乃至死亡的痛苦留给自己,将放心、方便、愉快让给儿子,但你可知道,“孝顺”的儿子竟倚着你的宽容、忍让、慈爱而出外旅游。
诚然,我不外出,未必能救老母一命,但至少我可照顾到老人最后一息,能尽到自己应尽的一份责任爱心,我不该欺骗老人!
在外十多天,我一直忧心仲忡,惶惶惚惚。说来也怪,就在母亲去世那天夜里,我在北京真的做了这样的恶梦,喔喔嚎哭声竟将同室的几个同志惊醒。这是不是母亲的灵魂在向我传报,我说不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做了亏心事的人,他的心是不会安宁的。
母亲离开我们已28个年头了。直至今天,每每想到此,我都羞愧不已。事实上,我此后外出游玩的机会多的是,而对母亲最后的“孝”,说什么也追补不上了。
清明扫墓,我再一次地向母亲忏悔,一辈子,心不安。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原作者,我们只提供分享和交流不作商业用途,如若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陈家声(阳光灿烂),江苏泗洪人,为中国酒业协会酒文化委员会副秘书长、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80年代末学习诗歌创作,出版有诗集《爱的旋流》、散文集《杯中日月》、文集《宿迁酒歌》。
顾问:凌峰
编委:杨增勤徐永群江仁彬谷将王甫海邱玲娜
总编:严伍
主编:许尚明
投稿须知
本刊是综合性文学读物,常年面向文字爱好者征稿。
1、作品须授权独家原创,拒绝一稿多投。
2、投稿文字:诗词、幽默笑话等不少于400字;微小说、散文2000字内;评论杂谈1500字左右;特优秀的作品可适当放宽。
3、来稿附百字作者简介和作者生活照,与作品一起发表。
4、文稿须认真校对,段落清晰,无错别字。
5、稿费按当次作品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发放 ,无赞赏无稿酬,10元以下则免发,从平台发帖15日后以微信红包形式发放。
6、稿件投稿后十日内,没有刊发或者没有回复的,作者可另投其他平台。
7、为了方便赞赏发放 请加主编微信15305115699
8、已刊发作品除了赞赏的稿酬之外,按照浏览量发放鼓励奖金,500浏览量以上奖励5元,1000浏览量奖励10元,1500浏览量奖励15元,以后依次类推,100元封顶。
9、本平台概不负责版权纠纷;作者文责自负。
10、投稿邮箱1114250342@qq.com
沿海文学微刊
2019年10月28日

点击二维码,阅读更多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