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路窄
文/黄芸芸
七年前,噩运突然降临我家。被不幸砸中的是我爸爸,他被确诊为癌症。经过一家人的努力,还有医生精湛的医术,爸爸的病情得到缓解。癌症病人的治疗周期很长,化疗一个星期,回家休息一个星期再来,反复循环多次。我和妈妈,一直陪着爸爸。
有一次,爸爸又来医院化疗,那时候,中南医院放化疗区是一所旧楼,病患也很多。连走廊都摆着行军床。入院后,医生说没有床位,只能暂睡行军床。“小床就小床吧,晚了怕是行军床都没有了。”我心里那样想着。
爸爸坐在小小的布床上,焦急地等医生开检查单子。这时,病房有个阿姨把脑袋瓜朝外面探了探,正好被我爸爸瞧见。“卫生间都没有用的,没有床位……”爸爸抱怨着。那位阿姨没好气接话“谁不要你用卫生间了,在这里抱怨什么?”爸爸提高了嗓门“你这态度,谁敢进你那个病房用?”“你爱用不用”,那个阿姨说完,把病房的门啪一声关了。爸爸越来越沮丧……
眼看天慢慢黑了,护士终于说有床位了,我们高兴极了,抱着行李,准备安营扎寨。一看房号,心里不禁失望起来。那个搭话的阿姨正好也在,这下还床挨床。真是冤家路窄啊!
安顿好了后,我还是和那个阿姨打了招呼,但是爸爸不理她,她也不搭理我爸爸。大概僵持了两天,我和她聊一点点话题。才知道她是一个肠癌患者,一个人在医院放化疗。
后来,老家的妹妹来医院看爸爸。爸爸有说有笑,心情也不错。妹妹终究要回去的,叮嘱爸爸几句后,就要走。我和妈妈出去相送。返回病房的那一幕,让我惊呆了。我爸爸望着窗外流泪,隔壁那个阿姨也哭了。我急忙问“你们怎么了?又吵架了吗?”那个阿姨哽咽着对我说:“你妹妹一来就走,你爸爸心里难过就哭了,我看到他哭了,自己也伤心得哭了,你快宽宽他的心……”我赶紧安慰着爸爸。心里想:“同病相怜四个字原来是这样来的吗?”
从那以后,那个阿姨和我爸爸由冤家路窄,成了天天交心的好朋友。更巧的是,她也姓黄。
阿姨化疗完,一个人匆匆出院了,临走前,把没有用完的肥皂、纸巾,还有水果都送给我爸爸……
一晃几年过去了,在这些年里,我们依旧陪着爸爸复查,爸爸入院期间,总是一个个病房来回踱步,却从来没有见过那位阿姨的踪影。夜晚爸爸总是对窗自言自语:不知道她的病好点没有……
老天让一些人遇见,自有道理。癌症病人与癌症病人之间的心,就像诗人与月光,总是离得那么近……

作者简介:黄会容,又名黄芸芸,笔名小望舒、蔓草。出生荆楚,听着外公的评书长大。国际诗词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世界汉语文学作家协会温州分会秘书长、秦岭枫芸芸诗社社长。【枫芸文学社】主编、【秦岭枫诗歌文化传媒】副主编、【枫芸诗刊】主编。喜欢文学、史学,酷爱国外油画。喜欢一个人在三月的梨树下,阅读名人诗集。
关 于 我 们

请扫以下二维码关注我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