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母爱(王星 || 沉重的母爱)

沉重的母爱
点击关注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沉重的母爱
文/王星

今天已经是学生在校连续学习的第十天,由于交替考试调休,学生还得再坚持两天,不知这些脆弱的孩子们能否坚持下来。虽然提前已经召开了班主任会,要求做好学生的思想动员工作和情绪安抚。但对于个别学生的情绪波动,我还是惴惴不安。也不知衡水中学和毛坦厂中学是如何做到一月不休,学生还如此努力上进,充满激情。

早上四班一个学生的母亲来给孩子送生活费。问起孩子成绩,估计孩子没有考好,我见孩子吞吞吐吐,急忙说,考的不错,实验班学生都考的好。你娃真厉害,都能考进实验班。看到孩子母亲洋溢着自豪的神情,我知道孩子母亲是开心的,孩子内心是感激的,这也许就是善意的谎言吧!

看到母子离开的背影,我想起自己高中的一个场景。一次父亲忽然来学校找我。当时我还在操场上做课间操,被老师喊到传达室,见父亲在等我。父亲说,你妈说这两周见你回来不欢实,让我问一下是不是在学校有人欺负你。我说没有,前两周脚崴了。父亲问好了没有?我说快好了,还有点疼,山里孩子都很皮实。父亲非要带我去检查。我无奈只得随父亲一同去医院拍了一个片子。通往医院的路虽然不长,一路上都是父亲问长问短,我却感觉路很长,眼泪在眼里不停的打转。如今,父亲年事已高再也没精力来看我了。

又想起母亲给我送伞的事。三十四年前,我上幼儿园。那天天气骤变,忽然下起了雷雨,天地之间昏黄一片。这时,教室门被推开了,一个熟悉的小个子女人——我的母亲,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母亲是来给我送伞的。母亲给我换上大几号的雨鞋,留下笨重的大雨伞,很快就走了。我似乎没有丝毫的感动,只是感觉有些意外。结果那天雷雨过后,天很快就放晴了。烈日炙烤着大地,而我一个五岁的羸弱的男孩,穿着大号的雨鞋,背着书包,扛着雨伞还要步行五里路才能回到家。一路上对母亲多此一举的关爱埋怨多多。而今母亲却再也无力给我送伞了。

客居他乡,除了时而打个电话虚情假意的问候之外,再无其他表达孝心的方式。而父母也只是不愿给子女添麻烦,在偏僻的小山村孤独终老。行孝须称早,盛年不会重来,岁月经不起等待。

【作者简介】合阳中学   王星。
王星近期作品精彩回顾
王星 || 请客与哥们
金水文学  感恩有你  感谢您的赞赏支持
总编:金水(赵晓罡)   编辑:周洁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把时间交给阅读

沉重的母爱相关文章